繁中 | 简中 | English
Products is developed by The SmartFactory (http://www.smartfactory.ca), a division of INBOX Solutions (http://inboxinternational.com)
見證分享 Testimonies > 見證分享 (文章) > 捨己背十架的聖潔生命——譚文筠的見證

捨己背十架的聖潔生命——譚文筠的見證

譚俊德J Gospel Net Inc.總幹事

刊登於今日華人教會二○ 一一年四月

引言

要落筆時,感覺揚揚大道理,與其分析那些開天闢地的歷史偉人,不如真真實實將一位小女子的短短一生寫下,我們可向她——我的女兒譚文筠學習。

一位面對死亡的女孩帶著喜樂與創傷走完她地上人生二十二年的道路。有近一千人、上百輛車的車隊送她走那最後一段路,看著她入土後的瞬間暴雨,似是灑落那八年來的痛苦淚水,又像洗刷她在地上的辛酸記憶。

文筠的見證

我叫譚文筠,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女孩, 十四歲那年, 當醫生告訴我:「對不起,你腳上長的腫瘤是惡性的,需要割去一截右腿。」從那一刻開始, 神選了我要走一條與眾不同的路, 幾乎每兩年我的癌細胞都復發,甚至轉化成致命的血癌。有電視臺的訪問主持問我:「你有問神『為何是我』嗎?」我答:「沒有,為何要問?」既然發生了便要面對,約伯的經歷也不是他自己可選擇的,小女子雅億能殺死西西拉將軍也不是她在戰場上的功勳。

我爸爸是牧師,每主日都聽到他在講道理,我只是一個小女子,我不會講,但我會做,我曾問爸爸怎樣才可人見人愛?他教我:「見人愛人便會人見人愛。」我真的做到了,學校中我人人都愛,連少數性格孤癖怪異的同學也能愛;我了解愛人先愛己,愛己先愛神,神愛我,我沒有理由不愛自己,化療後令我光著頭,我仍覺得很美啊!切去右腿令我得坐輪椅、用拐杖,我仍有一條腿可參加運動比賽;我經常背著藥袋仍要回學校,因我是個全職學生、半職病人,同學都愛戴我、推舉我,要我爭取做畢業生代表致詞;我經常進出醫院,醫生及護士都愛跟我閑聊,我的病房經常成為我與同輩的團契室、查經室及康樂室,我們的笑聲太大,常被護士驅趕,然後又變成護士與我的談心室,我經常拉著爸爸跟病房隔鄰的小朋友傳福音,因擔心他們不能上天堂,每次聽到他們離世,我總傷心很久。最叫我難受的是我的好朋友在華盛頓橋跳下自殺了,她曾致電給我,只是我太專注溫習應付 考試,忽略了接聽,我很後悔,所以我後來決定到防止自殺會接聽欲自殺者的來電,風雪不改,考試期間也不間斷。我也不知自己生命有多長,能救一人就救一人。

九.一一事件中,恐怖分子的殘酷使我兩位主日學老師失蹤了,我要去救一些人,但他們不需要拿著拐杖的女孩入災場發掘,我並沒有放棄,我發動教會的年輕人,逐家逐戶到不同的餐館,求他們提供救災場內數千人的熱食,從第一天到救災最後一天,一天都不肯放棄,協助爸爸將一盆盆的中國菜放上車運入災場。數月後,見到爸爸是唯一一位華人兼教會牧師上臺領取紐約市(New York City)市長頒贈的救災有功獎時,證明神也用我這小女子做一點事。

每一天我都很珍惜,雖然不知道神給我多少時間,但我仍然盡力,背著藥袋入考場,結果考入了美國(U.S.A.)首屈一指的女子大學——衛斯理學院(Wellesley College),每年我都盡力取得全甲等的優異成績,目的只有一個:也許有一天能做一個可改變世界及歷史的女性,但骨髓移植加上化療的副作用,使我的記憶力與智力一天天衰退。還有一年便畢業了,那天如常到醫院驗血,但醫生卻跟我說:「你的癌細胞又回來了,這次機會渺茫。」我很平靜地問:「那麼我的生命還剩多少時間?」醫生回答:「大約一個月吧。」 我與爸媽哭了一會,離開醫院後便決定駕車到唐人街喝珍珠奶茶,我們邊喝邊談,還可以說笑:「不要緊,到天國我只是早機去,爸媽你們也要晚機返,我要一個白色鬱金香的喪禮,還有明天教會輝哥的婚禮不准提我還有一個月命,我不要別人一生最喜樂的時刻被我的噩耗破壞。」

那天在醫院的加護病房中,只有我與爸爸,我出生時爸爸正在教會講道,錯過了,我快要離去時,他說絕不肯再錯過,一直陪著我。當天我知道我要離去了,我不需掩飾地跟爸爸說:「爸爸,你知我的初戀情人跟我的好朋友也是今天結婚嗎?」爸爸答:「 是嗎?」 我整天都有幻覺,又聽到病房外很大的一把聲音。爸爸,我看到天花板開了,我覺得自己好像活在兩個不同的世界⋯⋯我睡著的時間已比清醒的時間長,但我清楚見到病房中有不少人。奇怪的是,爸爸說只有他和我,我還指著我頭上有兩個像小孩子的人在跳,矇矓中我彷彿跟那些人說一些我自己都不懂的話,我問爸爸我在說甚麼?爸爸說我說的不是中文,也不是英文,從來沒有聽過我說那種語言⋯⋯最後的一句話:「爸爸,我盡力了⋯⋯」

結語

「是的,爸爸知道你已盡力。去吧!好好睡,到了時候,爸媽與你再見。」她就這樣離開了我們,這三年來這句話我記得很清楚:「爸爸,我盡力了。」到我去見天父時,我能否也像她一樣,跟祂說:「天父,我盡力了。」

思考問題

一.歡樂與痛苦既然是一個對比,又是我們生命中無可避免的,我們如何將這些轉化成榮耀神的見證?

二.成功與失敗既然也是對比,又是我們成長中無可避免的,我們如何將這些轉變成服侍神的動力?

三.生命的年日長短縱然只是一個數字,應如何充滿它,叫生命活得更豐盛呢?


  View this article in PDF format Print article Send article

Navigate through the articles
Previous article Annie Yeung 2010 第二次機會 Next article